图像猎手布拉科夫

作者: 摄影方法  发布:2019-10-04

M.R:你的作品在俄罗斯、乌克兰、美国尤其是在几乎所有的欧洲国家展出过。你认为在哪里赢得人们最大的兴趣。

S.B:我的作品在西方普遍受到欢迎。

M.R:在西方的摄影中有许多严格的规定,尤其是涉及到裸体。比如梅普尔索普在死后还因为两幅裸体的儿童照片受到法律的质疑。在西方,身体具有神圣的意味,很难如同你的镜头中所展示的那样。丹尼·阿巴斯也许到达了这样的层面。她主要拍摄社会的边缘人物。捷克的简·索德克也找到了相似的模特儿,包括在乌克兰。如果西欧的摄影家也展示如你《孩子》系列的作品,是否会受到非议?

S.B:我在2002年的艺术科隆也遇到过这样的麻烦。不同的眼光会看到不同的色情因素,在东方和西方都是一样的。

(这组作品为军队女孩)

M.R:你出生于乌克兰,工作于莫斯科。为什么你会认为自己的作品会得到西方的赞赏?

S.B:这主要基于我的摄影语言,尤其能被西方视觉文化所接受,那里的人们真正感兴趣的是艺术本身,是想理解艺术家。我的作品最初在德国受到欢迎,现在则是在比利时得到了更多的关注。或者比利时在某种方面和乌克兰更接近。这些国家很少有狭窄的民族观念。

A.A:你的《钢铁工人》(2003)系列具有丰富的对比,工人们完全得到了自我的尊重,在你的镜头前充满了自信(上面两图)。你是如何达到这样一种效果的?

S.B:我在伊则夫斯克钢铁厂看到过难以置信的场景——面对工业灾难工人们表现出钢铁般的团结。你可以从中感受到最后的英雄主义所散发的光芒。尽管时代很快就转向了资本社会,他们还是对以往的一切坚信不疑。他们的这样一种孤注一掷的豪情可以通过他们的姿势展现出来,比如他们嘴唇上的雪茄烟,他们从高处看我的姿势,就像真正的英雄。

四年以后我到了另一家钢铁厂,看到了完全不同的类型。这是新的一代人,不再是当年的英雄。他们只是为了工资而工作,这时候我意识到英雄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这组作品为我的莫斯科)

M.R:莫斯科的摄影景观如何折射在你的作品中?

S.B:我到了莫斯科之后,发现自己的作品相比莫斯科的摄影家具有更大的“热量”,也更为个人化。毕竟流行的趋势是不一样的。莫斯科摄影的审美趣味偏重精心设计的构成主义风格,来自罗德琴科的传统。他们批评我的构成方式不正确,过分强调社会因素。有些人甚至认为我不是摄影家。我不和他们辩论,因为的确我是一个艺术家,而非摄影家。

(这组作品为秘书)

A.A:你对数码摄影是如何看的?SB:我对数码技术非常尊重,但是我还是使用胶片相机。因为对我来说是让我感到兴奋的原因,也是一种挑战。外出拍摄就如同打猎,你只有数量有限的弹药,你必须命中的你的靶心,否则你的动物或者说照片就会逃掉。对于我来说真实性的成分是最重要的。在暗房里我关注所有可能的细节,印制成照片。

本文由澳门百老汇游戏网址发布于摄影方法,转载请注明出处:图像猎手布拉科夫

关键词:

上一篇:图像猎手布拉科夫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