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像猎手布拉科夫

作者: 摄影方法  发布:2019-10-04

作为图像猎手的乌克兰摄影家谢尔盖·布拉科夫(Sergey Bratkov,1960— )如今生活在莫斯科,被人们成为后苏维埃时代生活的见证者。他的作品以其独特的风格引起了西方广泛的关注,其影响力几乎追上了以往我介绍过的另外一位乌克兰摄影家波利斯·米哈伊洛夫。下面是一次围绕谢尔盖·布拉科夫(简称S.B)创作的三人访谈的节选,其他两人为Anna Alchuk(简称A.A)、Mikhail Ryklin(简称M.R)——

(这一组为儿童系列)

A.A:你是如何进入摄影的?你曾经很很长一段时间涉足绘画/表演和装置艺术。

S.B:我出生于乌克兰的哈尔科夫,那里生产一种很著名的相机FED,是前苏联仿徕卡的平视旁轴测距相机。而许多来自哈尔科夫的摄影师在苏联各地拍摄时也喜欢制作一种手工着色的照片。我的哥哥和我的父亲都是这样的摄影爱好者。在哈尔科夫工艺学校毕业之后,我在一所低温物理和工程研究所当工程师。由于我渴望成为一个艺术家,因此离开了研究所,加入了一家艺术家联合组织。在那里结识了许多年轻的艺术家,然后一起创建了一个叫“字母A”的组织。在三年时间里,我们做了多个油画展览。在80年代,我在做画展的同时,同时也展出一些摄影作品,从而结识了莫斯科一个艺术家团体的许多艺术家。我当时选择了非传统的摄影创作方式,包括烧照片,在上面涂抹绘画,或者融合于各种其他的媒介,也就是说,我从不考虑它们的内在本质,摄影只是一种艺术家的材料而已。

到了1994年,基辅索罗斯中心的指导库兹玛来到哈尔科夫,推荐波利斯·米哈伊洛夫和我参加她策划的一个主题活动,是在塞瓦斯托波尔的一艘军舰上。这次活动让我彻底转向了摄影。我以为应该以开放的心态进行交流,要走到大街上去,而非像老鼠一样呆在工作室里。你应该自由地表达自己。

(这一组为鸟系列)

M.R:是否有摄影的“乌克兰学派”一说?

S.B:确实有摄影的“乌克兰学派”这一观念。这是一个很大的摄影家团体,主要聚焦于社会问题。早期的摄影家包括波利斯·米哈伊洛夫、奥勒格·马勒凡尼、亚历山大·萨普伦、叶甫盖尼·巴甫洛夫等,出现在60年代中期,并且在70年代组织了一个叫“Vremya”的团体。这个组织的联系面非常广,从波罗地海地区到莫斯科。而我们一般不看好基辅,他们的美学观念看上去甜得发腻,对于我们来说过于伤感。由于我们生活在工业城市,因此更多具有构成主义的精神。

(这一组为就寝时间故事系列)

A.A:我记得你的第一次展览是在莫斯科的女王画廊,题目是《孩子》。你展示了一系列的孩子的照片。许多照片看上去是模棱两可的,仿佛有一种恋童癖的目光。这一系列的拍摄你是怎么考虑的?

S.B:我最早是在1996年拍摄儿童的。当时候困难,尤其是贫穷让我很难找到合适的拍摄对象。于是最早的拍摄是在孤儿院进行的,结合自然历史博物馆的鸟的拍摄,完成了一个系列《鸟》(1997)。我是想通过孩子和鸟的比较,长大后就离开了鸟巢。这就是这一系列的基本观念。

以后的一个关于孩子的系列名为《就寝时间的故事》(1998),照片展现的是孩子入睡之前所讲的恐怖故事,属于青春期的民俗学范畴。而且这一时期恐怖和犯罪对孩子的影响非常大。

(上一组为天堂系列,主要拍摄他的父母。上面这幅画面的说明是:母亲说她是夏娃)(这一组为公主系列)

本文由澳门百老汇游戏网址发布于摄影方法,转载请注明出处:图像猎手布拉科夫

关键词: